重要新闻

更好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

2024.03.19

针对部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工作时间过长、最低工资标准适用尚不明确、平台规则制定不够公开透明、维权服务渠道还需进一步畅通等问题,近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印发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休息和劳动报酬权益保障指引》《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规则公示指引》《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维护服务指南》等系列指引指南,引导企业进一步依法合规用工,更好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引导劳动者依法合理维权,进一步畅通劳动者权益维护渠道。

有利于外卖骑手等群体获得更好劳动报酬待遇

北京市朝阳区,外卖骑手辛云飞戴好头盔,骑上电动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忙碌间隙,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平台在春节前推出多次补贴活动,“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算下来2月份比平时多挣2000多元。”

更好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权益,是此次指引指南的一项重点内容。《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休息和劳动报酬权益保障指引》明确,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但企业对劳动者进行劳动管理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适用劳动者实际工作地人民政府规定的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企业支付在法定节假日工作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报酬,应高于正常工作时间劳动报酬,以及以货币形式将劳动报酬按时足额支付给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本人等。

《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规则公示指引》则明确了劳动规则的内涵,包括订单分配、劳动报酬及支付等与劳动者基本权益直接相关的规章制度、格式合同条款、算法规则及其运行机制等,并明确了平台企业制修订劳动规则要充分听取工会或劳动者代表的意见建议。这将引导企业依法合规制定和修订订单分配、劳动报酬支付、考核奖惩等平台劳动规则,合理确定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报酬,有助于逐步提高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水平。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认为,指引将协商机制引入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报酬制定过程,并明确了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适用劳动者实际工作地规定的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有助于传递劳动者声音,推动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等群体获得更好的报酬待遇。

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必要休息时间

上海市普陀区,饿了么外卖员纵波忙完一天的工作,吃上了晚餐。“周五晚高峰一小时得送七八单,真是忙不过来。”纵波说,有时订单太多,他就会在送餐APP上申请小休,后台确认后就能停止接单。此外,车辆故障、上卫生间或者午休等原因也可申请小休,每次能休息10多分钟。当连续工作超过4小时,平台还会发送语音提醒,提示他已处于疲劳状态,需要休息一下。

此次指引指南关注的另一项重要内容,是如何更好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休息权益。比如,《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休息和劳动报酬权益保障指引》就明确,工作时间包括劳动者累计接单时间和适当考虑劳动者必要的在线等单、服务准备、生理需求等因素确定的宽放时间。此外,该指引还明确企业与工会或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代表协商合理确定劳动者连续最长接单时间和每日最长工作时间。劳动者工作时间达到上限的,系统应推送休息提示,并停止推送订单一定时间,以保障劳动者获得必要休息时间,防止劳动者过度劳动。

张成刚分析,有关调研显示,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工作时间普遍较长,指引指南提出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工作时间计算办法和休息办法,有利于改善劳动者的休息时长,建立更加和谐的用工关系,助推外卖、网约车等行业规范、健康、可持续发展。

“我们将积极探索与劳动者代表、工会等进行沟通,协商确立更合理的劳动时间。”饿了么有关负责人介绍,在保障休息方面,目前饿了么已在全国多地试点当骑手连续工作一定时长后发出疲劳提示,便于骑手及时根据自身情况休息调整。

美团有关负责人也表示,美团已在多个城市落地试点方案,结合订单峰谷及骑手配送在途、等餐、无单等状态,对骑手推送“防疲劳”提示和实施派单干预,防止骑手疲劳配送。接下来,美团将更广泛听取并落实骑手和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

张成刚认为,平台企业在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中发挥着主体作用,系列指引指南将进一步引导平台企业更好落实用工责任。他建议,下一步人社部门、工会组织等应引导平台企业和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通过协商达成共识,合理规范工作时间,确保必要休息时间。

进一步完善维权渠道和纠纷化解机制

针对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维权难、多头跑等问题,《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维护服务指南》给出了更清晰的解决办法。比如,指南明确鼓励地方探索创新新就业形态劳动纠纷调处机制,建立“一站式”的新就业形态争议调处机构;鼓励成立企业劳动纠纷调解委员会,明确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可在企业内部解决矛盾纠纷的渠道;强调工会积极吸收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入会,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提供法律援助等服务。

对此,多家平台企业表示将进一步畅通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维权渠道、完善企业内部劳动纠纷化解机制。

“过去两年多来,美团在全国范围召开了310场骑手恳谈会,超过3000名骑手参加,旨在建立沟通渠道,倾听骑手诉求,恳谈会已收集建议160余条,有些已经有改善举措落地或在试点改进。未来,美团将继续通过引入工会力量、拓宽骑手反馈渠道等方式,不断完善内部协商协调机制,解决骑手急难愁盼。”美团有关负责人说。

去年7月,饿了么在全国总工会等部门指导下,与骑手签订了行业首份全网集体合同,覆盖300余万名骑手,合同提出了“减少安全隐患”“秉持‘算法取中’”等条款,充分回应了骑手关注的劳动保护、保险福利等问题,并规定饿了么和服务商要完善送餐员沟通申诉通道。“我们还在上海成立了饿了么蓝骑士争议调解中心,实现‘一站式’矛盾化解,将骑手各项诉求解决在基层、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饿了么有关负责人介绍。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有关司局负责人提醒,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首先可以通过平台企业或平台用工合作企业设置的内部沟通渠道、申诉机制等,与企业协商解决有关问题,还可以向所在工会组织或当地工会组织寻求支持和帮助。无法或不愿通过企业协商解决的,可以向人民调解委员会和各级各类专业性劳动争议调解组织申请调解。此外,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采取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向人民法院起诉、向劳动保障监察机构举报投诉等方式依法维权。(记者 邱超奕)

  • 劳动者
  • 形态
  • 骑手
  • 企业
对部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工作时间过长、最低工资标准适用尚不明确、平台规则制定不够公开透明、维权服务渠道还需进一步畅通等问题,近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印发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休息和劳动报酬权益保障指引》《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规则公示指引》《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维护服务指南》等系列指引指南,引导企业进一步依法合规用工,更好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引导劳动者依法合理维权,进一步畅通劳动者权益维护渠道。 有利于外卖骑手等群体获得更好劳动报酬待遇 北京市朝阳区,外卖骑手辛云飞戴好头盔,骑上电动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忙碌间隙,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平台在春节前推出多次补贴活动,“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算下来2月份比平时多挣2000多元。” 更好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权益,是此次指引指南的一项重点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