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讲“法”为何也要谈“情”?

2022.10.31

阅读提示

相对于劳动仲裁和到法院打官司漫长而复杂的程序,调解能够减少司法成本,在劳动者原有的维权途径之前新增了一条“绿色通道”,劳动调解员在其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之间,应该说“法”还是谈“情”?劳动调解员有自己的说法。


“您好,我是工会的调解员,按照法律规定对您的诉求先进行庭前调解。”

“是xx企业吗?您加一下我的微信,把和员工确认的情况跟我反馈一下。”

……

10月27日早上9时,郭瑞辰已经坐在安徽省合肥市职工服务(帮扶)中心的劳动争议调解窗口打了几通电话,案头上还放着十几份待处理的调解案件。

2011年3月15日,合肥市总工会职工劳动争议调解中心正式成立,郭瑞辰也在那天成为了一名职业调解员。至今,已有2000余起劳动争议案件经调解中心的处理在诉前得到满意解决,其中涉及农民工群体的案件占很大比例。

说起调解员的工作,郭瑞辰的理解是:将劳资双方解决不了的复杂问题简单化、人性化,提出合法、合理、合情的建议,让双方当事人都能自愿接受,化干戈为玉帛。

为打工者维权新增绿色通道

在近期处理的一起工伤赔偿案件中,从安徽安庆来到合肥一家建筑企业打工的王某,在仓库盘点时不幸脚踝受伤,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认定为伤残八级。经过多次调解协商,用人单位同意支付工伤待遇32万余元。

为确保申请人按时拿到应有的赔偿,郭瑞辰建议在仲裁调解书上加一条:如被申请人未在规定时间内足额支付,需额外支付违约金2万元。

郭瑞辰解释,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确保工伤赔偿不留后遗症,一次性到位。”而这也是郭瑞辰多年参与劳动纠纷调解得出的一条重要经验。

相对于劳动仲裁和到法院打官司漫长而复杂的程序,调解能够减少司法成本,提高解决纠纷的效率,在劳动者原有的维权途径之前新增了一条“绿色通道”。

“像外地的打工者,来回的费用和时间成本都很高,尽可能帮助他们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郭瑞辰觉得,要为劳动者多想一点,再多做一点。

让郭瑞辰印象最深的是,一名安徽岳西籍农民工在工地上受重伤瘫痪在床,屡次要求工地赔偿都无果。寻求他们的帮助进行调解后,最终,该单位一次性结清医药费90多万元,并支付一次性经济补偿120万元。

这名农民工的儿子前来代为其办理赔偿手续时,郭瑞辰嘱咐道:“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有机会的话我会来看看你父亲被照顾得怎么样。”

此后,每到节假日,郭瑞辰都会收到问候和报平安的短信。心里一直惦记着此事的他前年路过岳西时专门绕路去拜访。当看到受伤的当事人躺在医用专业护理床上,被儿子推到院子里晒太阳时,郭瑞辰的心终于放下了。

谈“情”说“法”,调解是个技术活

“感谢郭主任,帮委托人追回了工资和补偿金。”10月13日下午2时,在合肥市包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人律师在双方签下仲裁调解书后高兴地跟郭瑞辰握手。

郭瑞辰又转过头对被申请的用人单位说:“这样合理解决了,对咱们企业影响也小,下次一定要按照法律法规办事。”对方连连点头:“我们一定注意。”

调解最终是为了“解”,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让双方都能满意和自愿接受,这是调解最难的地方,也是调解的艺术。

作为调解员,首先要把自己摆在公平公正的位置上,引导劳动者合理索赔,鼓励用人单位勇于担责。而如何从双方提供的材料中抽丝剥茧、去伪存真,将情况核实清楚则是重要的前提工作。

多数时候,郭瑞辰要向用人单位普法,引导他们按照法律规定来处理纠纷。用人单位不愿意调解或者拖延支付时,郭瑞辰则从未来影响发展的角度劝导企业,一旦失信留下不良记录则会影响信誉度,为企业发展留下隐患。“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分析,让对方认为你是在为他考虑。”郭瑞辰说。

和用人单位专业的律师团队交锋,郭瑞辰从容不迫据理力争,这是过硬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给他的底气。十几年来专攻劳动法领域,每一条法条都印在郭瑞辰的脑子里。

“这个法条立法的目的是什么?立法初衷是什么?”在郭瑞辰看来,法律不是照本宣科,重点还是对法条的理解,并结合具体情况分析,有的时候应该从立法的本意去考虑。

除了说“法”,还要谈“情”。有用人单位遇到经营困难的问题,不能及时支付到账,郭瑞辰也会和劳动者沟通协调,为企业争取一些时间。

每完成一个案件,郭瑞辰都会做复盘分析。“如果以后再遇到类似案件,应该从什么角度去切入成功的把握性会大一点呢?”对于没有调解成功的案件,郭瑞辰不断反思,并在实战中不断推陈出新调解技巧。

希望调解员队伍不断壮大

今年58岁的郭瑞辰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他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想为维权的劳动者多做点事情。

不觉得辛苦吗?

“当你看到劳动者得到应有的结果,就会觉得一切辛苦都值得。”这是老郭的答案。

2016年那个炎炎的夏日,调解中心来了一位70多岁的老人,她手里拎着两个大西瓜。“感谢你们帮助我儿子拿到赔偿金。我也没太多钱,这西瓜虽不值钱,但是我的心意,给大家解解暑。”说完,老人丢下西瓜就走了。

老人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身影总在郭瑞辰脑海里挥之不去。这也是这份工作的意义。

“近些年调解案件数量不断增加,说明广大劳动者维权意识正在逐渐加强,这是个好事情。也希望更多打工者多学习法律知识,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今年4月,郭瑞辰获评2017~2020年安徽省“尊法守法·携手筑梦”服务农民工公益法律服务行动成绩突出个人。

郭瑞辰深知,未来的路还任重道远,还要解决调解员队伍后继有人的问题。“调解工作是个沉淀积累的过程,除了专业的法律知识,还得有耐心,够细心。”

去年7月,安徽省多部门联合印发《安徽省劳动关系协调员队伍建设实施意见》,提出2021年至2023年的3年目标任务,明确培训经费、技能补贴等方面的4项具体支持政策,建设专业化、规范化劳动关系协调员队伍,不断提升劳动关系治理能力和水平,推动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工作高质量发展。

合肥也在积极部署劳动关系协调员的培训工作,提升重点企业劳动关系协调员、建设工程领域劳资专管员、新业态从业人员队伍素质。

郭瑞辰希望,调解队伍能不断壮大,而自己也一直在继续提升、培训学习的路上。


  • 郭瑞
  • 瑞辰
  • 调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