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统计

守护“夕阳红”亟待补人才短板——养老照护人才培养以及使用现状观察

2019.09.16

情怀向左 现实向右

“喂,小雷,你还在养老院工作吗?我想采访一下你的工作近况。”

“不好意思,我已经辞职了,在通州一家理疗店工作,现在没有从事养老照护这项工作了。”

8月25日,当记者拨通几年前的采访对象小雷的手机时,电话那头的他语气淡然。这让记者突然有点陌生感,因为几年前采访小雷的时候,他侃侃而谈时的热情和激动与现在的“淡定”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小雷告诉记者,他之所以辞职,不是因为薪资待遇。其实当时他所在的那家北京高端私营养老机构的薪酬还是可以的,转行的主要原因是他觉得工作环境复杂和未来前景的迷茫。

“因为优秀的照护员不好招,所以老员工的工作量一年比一年大,特别是我当了护理部副主任之后,不但工作量翻倍,而且还要花大量时间处理护理员和老人或者是护理院和老人家属之间的一些矛盾,感觉特别心累。”

更让小雷心累的是他感觉做养老照护这个工作的职业前景不明朗——职业水平评价以及职业技能提升渠道等都处在一个“看不透”的状态。小雷从25岁进入这个行业,整整10年了。他觉得等不起了,毕竟自己已经35岁了。

“当初选择进入这个行业,是因为奶奶去世之后爷爷晚景凄凉触动了我,我觉得养老照护是一个能带来成就感和幸福感的工作,而10年的坚守也是因为这样一份情怀。同样,当这份情怀不在了,我也从容选择离开……”小雷说。

“情怀很美,坚守很累。”不仅仅是像小雷这样的专业照护人员有这样的感慨,作为养老服务业的管理者,同样也面临专业照护人员难招聘的尴尬和无奈。

“我们养老院的招聘信息几乎是常年都在几大招聘网上挂着,但投简历和来应聘的还是很少,主要原因是他们嫌工资低,活太累,还有社会地位也不行,优秀的年轻人很少有愿意来的。说实在的,让咱们自己的孩子干这个工作,咱们也觉得有点不太愿意……”

在北京市西城区一家民营养老院,52岁的副院长李文兵(化名)告诉记者,现在养老院一共有100多个床位,目前入住老人110人,在一线工作的养老照护员不到20人,平均每个护理员要照顾六七个老人。

“稳定优秀孩子的‘军心’,让他们在这里踏踏实实工作,不仅仅是提高待遇这么简单,职业荣誉感和从业环境的改善才是根本。”李文兵说。

源头找活水 培养是根本

机构养老、居家养老、以房养老、医养结合……随着我国进入老龄社会的步伐加快,在城市里,老年人可以选择的养老方式也越来越多元。但这些养老方式的顺利推进,离不开国家大规模对养老照护人才的培养。

就去年在广州召开的首届养老服务人才培养暨养老产业发展高峰会议所发布的信息来看,目前全国失能、半失能老人约有4063万人,若按照国际标准失能老人与护理员3:1的配置标准推算,至少需要1300万名护理员。但目前各类养老服务机构服务人员不足50万人,持证人员不足2万人……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垒说,当前养老机构和服务人员的总数与实际需求相差甚远,全国养老产业在校生数量很少,而且在养老人员队伍中,专业水平、业务能力、服务质量均不能满足老年人的服务要求,制约了我国老年产业的发展。

现实很骨感,也很尴尬。如何在一定时期内去补齐养老照护人才这块短板,说到底,还是要从人才培养这个源头来找活水,大力发展养老照护人才方面的职业教育和培养。

现实倒逼有关部门加快培训进度:据教育部统计,近年来,有关部门积极推进职业院校扩大养老护理人才培养。2017年,医药卫生类毕业生41.8万人,公共服务和管理类毕业生4.4万人,这些专业、门类的毕业生很多课程和实习都和养老照护有关联。

在教学方式以及专业设置方面,相关部门和学校也在护理养老服务和管理、中医养生保健、临床医学等专业方面共新增了10家现代学徒制的试点,并设立了职业教育康复治疗技术专业、职业教育老年服务和管理专业的教学数据库。

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院长邹文开认为,养老服务业人才的培养,需要政府、社会、学校等多方共同努力。

他认为,对学校来说,要提高养老服务业人才的培养质量,吸引更多学生报考相关专业。对政府来说,应出台更多优惠政策,对设立养老服务相关专业的院校予以支持,比如减免养老服务专业学生在校期间学费、在全社会营造养老服务业发展的良好氛围等。对社会来说,应继续开展养老护理员职业培训,精准培养复合型人才。同时,进一步畅通基层护理人员的上升通道,明确其职业前景,给予相应的工资待遇。

“虽然我们在学校的学费是有减免的,但是今年我们班有一半的同学选择了到其他行业找工作,真正到养老院工作的不到三分之一。我觉得国家的激励政策想要发挥更大作用,还需要更多的综合配套措施来保障。”在广东某职业技术学院就读养老护理专业的吴吉斌同学对记者说。

采访中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养老照护人才的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发挥国家相关优惠政策的效力归根结底要有科学的顶层设计和一揽子的配套措施,绝对不是给补贴或者减免学费这么简单。

借“他山之石”攻下人才这块“玉”

不可否认,养老照护人才是养老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在养老照护人才培养方面,我们可以向职业教育比较发达的德国、日本等国家借鉴、学习。

职业教育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如何更好地做到让学生学有所用,让学生在学校就能通过学习掌握工作技能。

在这方面,德国的养老照护专业的教学实践能给我们很多启发。

在德国,一个年轻人想要获得养老护理员资格并不容易。他不仅需要完成在学校的理论课程,而且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在养老院进行实践课程的教育实习。理论和实践这两种类型的课程交替进行,一共400多个课时的充分教学,保证了学生既能掌握扎实的理论知识,又能有比较实用的护理技能。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的教育模式是德国职业教育的一大特色。

在职业教育阶段就给予被培训者相应的国家资助,也是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到养老照护队伍的一个好办法。在这方面,邻国日本就积累了很多经验做法。

在日本,国家通过设置助学金的方式来鼓励年轻人选择养老照护这个专业。据了解,日本学校的养老护理专业(在日本被称为“介护福祉专业”)学费一般为每学年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万元)。这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是难以承受的。所以为了鼓励更多的学生选修介护福祉专业,日本政府在该专业设置了高额度的助学金,由政府资助整体学费的80%,学生只需要负担20%。同时,接受助学金的学生毕业后,只要从事介护工作满5年,将不再需要返还政府的借款。

在职业教育阶段,坚持高起点和高质量发展是丹麦在养老照护专业发展方面的经验之一。在丹麦,高等护理学士教育受到高度重视,有22所高等院校开设此专业。不仅如此,在养老照护的学科专业设置方面,丹麦的很多大学设置得非常细化,涉及护理学、自然科学、健康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5个学科,以期通过综合学习使学生成为复合型护理人才。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电影《天下无贼》中这句大家耳熟能详的台词,在养老照护人才话题讨论中,其实也可以被演绎成“21世纪什么最缺,养老照护人才!”

弥补这块21世纪的短板,政府、社会、大众等各个层面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王永)

  • 人才培养
推荐阅读